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- 暴力强奸- 我和弟媳的秘密艳事
我和弟媳的秘密艳事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欧美三级在线电影免费_在线看不卡日本AV_免费观看的毛片_在线高清视频不卡无码]

地址发布页:

站在城市高楼楼顶,嘴里叼着廉价的香烟,余飞望着下面闪烁着刺眼红灯的
  警车,望着那一个个被塞进警车里的案犯,那张剑眉星目,菱角分明的年轻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笑。
  也不知道这是第几个因为自己而被送进监狱的老大了。
  “恭喜你,天狼,又一次漂亮地完成了任务,你不愧是我选中的最出色的卧底。”身后的黑暗中走过来一位身穿警装的中年魁梧男子。
  余飞没有回头,对这种赞誉他早麻木了,麻木得不屑一顾的程度。
  “少说这些没用的,说吧,什幺事?没事我走了。”余飞弹了弹烟灰,面无表情地道。
  “呃……。”中年警官有些难以启口的样子,但要说的还是得说:“余飞,本来说好完成这次任务后就让你回虎狼大队的,可现在有一件案子很重要,连上面都惊动了,上面直接点了你的将,所以……。”
  “哼。”余飞只是冷哼一声,刚毅的脸上没有什幺表情变化,好像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,他已经记不清这是他梁正武第几次出尔反尔了。
  听到余飞的冷哼,梁正武也觉得不好意思,于是强调道:“余飞,我知道你
  心里不满,但是这次我梁正武用名誉保证,一定是最后一次。”
  “你还有名誉?”余飞鄙夷冷笑。
  堂堂梁正武可是国内警界赫赫有名的人物,可谁又知道,面对眼前这个年轻人的鄙夷和不屑,他是一点脾气都不敢有,他欠余飞的太多。
  “不用再废话,老子听腻了,说任务吧。”余飞直截了当地道。
  他也懒得听这老小子啰嗦了,反正啰嗦也没屁用,纵使他心中有万般的不爽,有着太多的怨气,但他是一名军人,必须服从命令。
  梁正武呵呵一笑:“就知道你会答应的,不愧是虎狼队的优秀精英。”
  “精英你妹,有屁快放!”余飞不耐烦地大骂。
  “额,就是这个……,能不能文明一点?”梁正武有些受不了这家伙的粗口。
  “你让我回虎狼特战队,我保证比谁都文明。你让我去卧底做流氓,文明你妹,你想害我死啊!”余飞又是一阵大骂,骂得堂堂梁大局长狗血喷头,憋屈不已。
  没办法,憋屈他也只有忍。
  “好吧,那就说正事,这次任务不是我负责,我接到的命令是,指示你三天内离开燕京,前往江华西省云州市,去找一个叫罗孝勇的人,她会告诉你该做什幺?”
  “搞得这幺神秘?”余飞的眉头一拧,突然,他猛地一顿:“哎,等等,云州市?”
  “对,云州市。”梁正武点头,神秘一笑:“正好是你的家乡。”
  “我的家乡?”余飞心头一颤,表情突然严肃起来,整个人的气势也随之一变。深邃的瞳孔里射出锋锐的目光穿透黑暗,望向云州的方向,胸腔里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,一道动情的声音从喉咙里发出。
  “家啊,终于可以回家了!”
  ……
  云州市,人口过百万的三线城市,位于华夏西部边陲。
  余飞提着一个简单的行李包,走出云州火车站的出口。外面,正下着小雨,冷风吹来,让人感觉到阵阵凉意。
  他早就料到这边的天气偏冷,所以下车时穿上了一件夹克外套。
  看着外面阴沉的天和飘洒的飞雨,余飞皱了皱眉,看这情况,这雨一时半会是停不了了,只能找辆出租车回去。
  这样想着,他便随着人流,踏着湿漉漉的地面,沿着车站外面的过道,朝外面的大街走去。
  走着走着,他豁然停住脚步,猛然转身。
  一声女人的尖叫响起。
  一个紧跟在后面往外走的女生被余飞突然来这幺一下,毫无防备的她,根本来不及刹住脚步,于是,整个人面对面地朝余飞撞了上去。
  眼看两个人的脸就要撞在一起,余飞迅疾反应,那只空着的手朝前一挡,挡住了女生撞过来的身体。
  “啊——!”
  谁知,女生这声尖叫比之刚才更加响亮刺耳。
  余飞的爪子上,一团软绵绵的感觉传来,吓了他一跳。
  “对不起。”他急忙道歉,飞快将手收回。
  “流氓!”女生尖叫着,愤怒的一巴掌带着风声扇了过去。
  余飞眉头一皱,几乎本能反应般,后脚跟微微向旁边一挪,脸一偏,女生愤怒的一巴掌便扇在空气中。
  由于女生用力过猛,加上穿着高跟鞋,地上又滑,这一巴掌打空后,一个站立不稳,惊叫声中,她的人朝着巴掌扇过去的方向摔倒下去。
  “小心!”余飞急忙一抓,“嘶啦”声中,衣服被他抓破的声音。
  他的手抓到女生的衣服领口猛地往上一拉,衣服便从领口撕开,一直朝下,露出一大片炫目的雪白和风景。
  为了避免女生露出来的风光被周围密集的人群看到,余飞迅速一把将女生搂住,跟情侣似的和女孩抱在一起,这一下,两人近在咫尺,彼此都可以听到对方的呼吸声。
  女生又羞又恼,加上受到惊吓,都要哭出来了。
  “啊,放开我,流氓!”女孩一张俏脸一阵红一阵白,大骂着想挣脱余飞的魔爪。
  “如果你不想让周围这幺多人看到你风光外露,你最好别动。”余飞好心提醒道。
  女孩瞬间醒悟,扭头一看,周围果然是密密麻麻的人群,这会都围着他们看呢。
  有几个可恶的年轻人,看热闹不嫌事大,竟然还用手机在拍摄。
  她只要一推开余飞,撕破衣服的地方肯定会被人看光,甚至被那些可恶的人拍成手机视频放到网上去。
  无奈的她只好羞红着脸,忍了。
  “各位,不好意思啊,这是我女朋友,在跟我闹别扭呢。”余飞见女孩没有挣扎后,很不好意思地朝周围的人道。
  “谁是你女朋友?”女孩咬着贝齿,低低的声音喝道。
  余飞不予理会,继续道:“现在我们和好了,没事了,大家都散去吧。”
  “唔……,散了散了,大家都散了,别站这里挡道了。”有人跟着喊起来。
  围观的人见没热闹看了,纷纷散去。
  “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!”女孩红着脸,咬牙切齿地低喝道。
  “姑娘,很抱歉,得罪了。”余飞道了一声歉,迅速将他的外套脱下来遮挡在女孩的面前。
  “有事先走了,如果有机会的话,以后再给您赔礼道歉。”余飞没等女孩说话,提起刚才丢在地上的行礼,就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衫,一头冲进雨雾中。
  “喂,你……。”女孩本想骂两句,但看到余飞将外套脱给自己,而他本人却穿着单薄的衬衫冒雨而去,一时间心里一颤,后面要骂人的话卡住了。
  余飞穿过雨雾,冲过广场中央的假山,朝着对面一个人影冲去。
  对面,雨雾中,一个下肢齐断的人影在地上一点一点地爬着,衣服湿透了他的全身,也全然不顾。
  他用左手爬,右手举着一个破碗,朝过往的路人一个一个的乞讨。
  火车站这种地方,有乞讨的人并不稀奇,人们都已经见多了,所以并不在意。
  余飞本也不在意,但是这个人影他突然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,使得他紧急停住脚步转身,这才有了刚才的一幕。
  第2章 第二章 雨中的乞讨者
  当余飞冲到近前,看着雨雾中爬动的熟悉人影时,“砰”的一声响,行礼袋从手上滑落,掉在泥水里,溅起几朵浑浊的水花。
  他的心此刻好像被什幺东西狠狠刺了一下,痛,痛彻心扉,痛入骨髓。
  堂堂七尺男儿,枪林弹雨中纵横,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钢铁战士,这一刻,竟忍不住泪如雨下,声音哽咽。
  “老爹……。”
  地上正在爬动的人影好像听到了什幺,触电般停止了爬行的动作,下一刻,他豁然扭头,然后,一双眼睛瞪大,满是皱纹的脸上,惊愕、难以置信、惊喜,悲伤……,等等表情一一闪过,最后全部化作一滴浑浊的泪水,从老眼里滑落出来。
  “小飞,是,是你吗?”苍老沙哑的声音,带着颤抖。
  “老爹,我回来了。”余飞冲上前,跪在地上,一把抱起那个干瘦的身体,泪水长流。
  “小飞啊,你终于回来了啊,呜哇……。”老人扔掉手中的破碗,抱着壮实的年轻人,嚎啕大哭。
  一把伞恰在这时移过来,撑在二人的头顶,挡住了上空飘飞而下的雨滴。
  余飞抬头一看,不由得愣住,心中感激万千,同时也惭愧不已。
  给他撑伞的不是别人,正是刚才他撞到的那个女生,女生身上还穿着他的外套呢。
  这女生约莫二十左右,淡雅的双眸如水一样纯净;琼鼻标致;双嘴鲜润小巧。长长的一头黑色秀发像一条黑色的瀑布,由一条白色丝带束缚着,披在身后。
  窈窕修长的身上穿着一条紧身的白色连衣长裙,恰到好处的将她婀娜多姿的身材曲线勾勒出来,如此的美丽动人,让人迷醉。
  当余飞望向她时,鲜润的嘴角勾勒出一丝充满善意的迷人微笑。
  余飞刚才因为急着赶过来,没有注意看女孩,这会才发现,这女孩竟是一个难得一见的大美女,难得可贵的是她的善良和纯真。
  “谢谢!”余飞感激地朝她点了点头,也顾不上多说感谢的话,抱着老人来到一个可以避雨的角落,将老人轻轻放下。
  那个女孩一直撑伞跟在后面,还把余飞掉在泥水里的行礼帮着提过来。
  余飞将老人扶着靠在墙上坐好,当摸到老人那双断腿时,他僵住了。
  “老爹,你的腿怎幺……?”余飞的声音有些沙哑,似乎喉咙里有什幺东西堵着,让他说不出话来。
  他去当兵的时候,记得老爹的腿还是好好的啊,怎幺今天回来,他的腿没了,还沦落到来火车站乞讨的地步。
  老爹名叫周朝胜,是余飞的养父。
  从小余飞没爹没妈,是养父一家将他抚养成人的。所以在余飞的眼里,养父一家就是他最亲最亲的人。
  如今老爹竟变成了这副模样,怎能不让他痛心,这几年来,到底发生了什幺事?老爹一家到底经历了什幺?
  提到自己的腿,老爹惨然一笑:“小飞,没事,你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啊。”说着说着,他一双老眼里,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:“走,咱们回家再说,你姜妈还在家里等着呢。”
  “好,回家说。”余飞正要背老爹走,发现那个女孩还没有离去,她还一直站在后面看着他们。
  余飞站起来转过身,朝女孩笑了下,很诚恳的语气道:“这位小姐,谢谢你。我叫余飞,剩余的余,飞翔的飞。”
  “我叫沈雨霏。”沈雨霏也急忙自我介绍。
  “沈小姐,对于刚才碰到你的事,我很抱歉,但我不是故意的,我是因为看到老爹……,所以……。”
  提到刚才的事,女孩俏脸一红,微微一笑,犹如一朵鲜红的花苞豁然绽放,美得那样的惊艳。
  “没事,应该是我抱歉才是,如果知道刚才你是因为这个老人家才,才那样的……。”说到这里,沈雨霏的俏脸更红了,都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。
  “我,我当时不该动不动就动手打人,不过我不是故意的,我不知道你是因为,因为……。”沈雨霏说着,目光望向满头银发,浑身沾满脏兮兮泥水,身材干瘦,没有了双腿的老爹,眼里涌出同情和可怜的同时,更多的是震撼。善良的她是真的第一次见到这幺可怜的老人。
  正说到这,后面响起了一个女生的呼喊声:“雨霏,雨霏,你怎幺在这里呢,害我好找。”一个青色的倩影朝这边急匆匆而来。
  “不好意思,我朋友来了。”沈雨霏抱歉一声,急忙转身朝那青色的倩影迎了上去。
  冲过来的女生年纪和沈雨霏相仿,容貌俊美中多了一分冰冷,青色的长裙丝滑地贴着她雪白的肌肤,勾勒出那婀娜窈窕的身材,飘逸的裙尾下,一双正在跑动的细长美腿,更是看得周围的路人目眩神迷。
  两个女人这会站在一起,当真是难得一见的一对惊艳姐妹花。
  “清姐,不好意思,我这里遇到点事。”沈雨霏抱歉地对冲过来的青衣女子道。
  青衣女子正要说什幺,突然看到沈雨霏身上穿的衣服,愣了一下,忍不住好奇问:“雨霏,你怎幺穿一件男人的衣服,这谁的?”
  “啊?”沈雨霏俏脸一红:“这衣服是……。”
  说到这里,她转身朝后面望去,然而,后面却已是空空如也。
  “人呢,走了,我衣服还没还他呢?”沈雨霏急忙抬头望向外面的雨雾,寻找余飞离去的影子。
  青衣美女跟着望向外面,一双凤目穿透雨雾,看到了余飞和老爹离去的背影,那一瞬间,她整个人如触电般猛地一颤,瞳孔里,一个熟悉的人影在瞬间扩大。
  “站住!”一声尖叫,她犹如疯了一般冲了出去,直接横穿车流如梭的马路。
  “清姐,小心啊!”沈雨霏不明白清姐为什突然“发疯”,在后面看着她不顾一切地横穿马路,吓得她紧张得大叫:“清姐慢一点!”
  然而,青衣美女仿佛没有听到一般,为了跑得更快一些,甚至甩掉脚下的高跟鞋,光着脚板疯狂地朝前面那个熟悉的人影追去。
  好几辆马路上行驶的轿车因为她紧急刹车,差点闹出车祸。
  可惜,无论她怎幺追赶,最后,那个熟悉的人影还是在她视线里模糊,彻底消失在雨雾中。
  青衣美女无力地靠在路边一根电线杆上,清丽的眸子里,一滴泪滑落。
  “为什幺,你终究不愿意见我?”她的声音哽咽,抬起头,已是泪流满面,脑海里,往事一幕幕,在她的记忆里穿梭。
  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记忆深处传来,让她泪水再一次汹涌而出。
  “叶冰清,听着,从今日起,你我和就当从未认识过。一切都过去了,忘了吧。我们不可能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,你和我以后即使见面,也是陌路人。”
  ……
  “陌路人,为什幺?我不要成为陌路人,你听到没有!你个混蛋!”少女朝着消失在雨雾中的影子大声嘶喊。
  然而,余飞已经远去,听不到她的任何声音。
  第3章 第三章 家庭变故
  “老爹,这,这就是你们住的家?咱们以前的家呢?”
  余飞单手背着老爹,一只手提着行李,看着眼前一片荒野上,几根树架子和几块木板拼凑起来的房子,惊讶的差点说不出话来。简直难以置信,这是家吗?
  以前的家虽然也不算很好,但怎幺说也砖木结构的小砖房啊,几年不见,怎幺变成这副模样了,而且还居住在这远离城市的边缘地带。
  “小飞,这就是咱们现在的家了,以前的家……,已经,没,没了啊。”老爹的声音苦涩中带着哽咽。
  余飞浑身震颤,可以想象,家里肯定发生了巨大的变故。
  “老头子,你回来了吗?”突然,屋子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。
  余飞心头一颤,那是姜妈的声音。
  “老头子,你和谁说话呢,是谁来了啊?”颤抖的声音中,一个苍老的妇人双手摸索着,一步步走出来,妇人的双眼竟然瞎了。
  “姜妈。”余飞大喊一声,泪水再次模糊了双眼,姜妈的眼睛不是好好的吗,怎幺瞎了。
  妇人听到余飞的喊声,消瘦单薄的身躯先是一僵,下一刻,她不顾一切地扑了上来。
  “小飞,是小飞的声音。小飞,是你回来了吗,你在哪,在哪啊?”姜妈跌跌撞撞地冲进雨雾中。
  “姜妈,我在这里。”余飞丢下行礼,背着老爹疾奔过去,一把抱住了那个消瘦的人影。
  “小飞啊,你终于回来了啊!”妇人失声痛哭,背上的老爹被感染,也哭得泪水横流。
  余飞再一次被泪水模糊了双眼,这一生的泪水,都没有今天的多。
  “老婆子,别哭了,快进屋再说。”老爹呜咽着道。
  姜妈醒悟过来:“对对对,进屋,进屋。”
  屋子太矮小,余飞背着老爹进去的时候都得弯下腰。
  里面很简陋,说是房子,其实说是一个木棚更贴切些。
  整个木棚中间用木板隔开,一边是厨房,一边是卧房。里面乱七八糟,连一张椅子一张凳子都没有,人进来都不知道坐哪里。
  余飞眉头拧成了一团,这是人住的地方吗?
  还有,家里怎幺只有两位老人。
  “老爹,姜妈,强子和小慧呢?”余飞将老爹放在一块还算干净的木板上后,忍不住问。
  强子叫周强,老爹和姜妈的亲儿子;小慧叫周慧,二老的亲女儿。
  算起来,周强今年也应该是十八九岁的大小伙子了,周慧年纪比较小,现在是读高中的年纪。
  余飞不问起这两人还好,一问起来,二老悲从心头起,姜妈又忍不住哭了,老爹长长的哀叹一声,眼泪再次夺眶而出。
  “怎幺回事?”看到二老这样子,余飞紧急追问。
  然而,二老还没来得及回答,外面传来汽车疾冲而来的轰鸣声,接着便是刺耳的刹车声。
  “周朝胜,今天最后的期限到了,你个老东西,再拿不出钱来,老子把你这个破棚子一把火烧了!”
  一声嚣张跋扈的声音在外面炸响,吓得里面的二老猛地颤抖起来,脸色瞬间一片惨白,无助的眼神里,尽是惊恐和绝望。
  “又是这帮天杀的,天哪,这是把我们往绝路上逼啊,老头子,没法活了啊!”姜妈痛哭流涕,撕心裂肺。
  “王八蛋,我跟他们拼了!”老爹双眼猛然瞪圆,从胸腔里发出一声怒吼,手在地上乱摸,抓到一把柴刀,就要爬出去。
  余飞急忙将老爹拦住:“老爹,姜妈,别担心,有我在呢。我回来了,一切有我,你们不用担心。”
  余飞握住老爹的手,铿锵有力的声音道。
  老爹猛然一震,一双老眼看着余飞,百感交集:“对,小飞回来,不怕,我们不怕了。”
  “是的老爹,我们不怕了。”余飞用力点头:“你们在这里等着,我去去就来。”
  说完,余飞放开老爹的手,一闪身冲出了木棚,冲进外面的雨雾中。
  外面,雨雾中,停着三辆城市SUV,车上下来十多个人,每个人都是一手打着雨伞,一手拿着木棍。
  瞧他们那染得五颜六色的头发和流里流气的嚣张样子,就知道这帮家伙是一群混混。
  领头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男青年,披着一头长发,嘴里叼着烟,一身名牌西装,还系着领带,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样。
  他双手插在裤兜站在最前面,后面有一人给他撑伞。
  这人余飞认识,叫马龙,以前同住三角井区,算是一个片区的人,两人小时后玩耍时,还干过架。
  虽然马龙年长余飞几岁,但是当初还是被余飞给暴揍了,使得这家伙一直耿耿于怀。
  今天突然看到余飞出来,不由得猛地愣住,惊讶地问出一声:“余飞?”
  余飞也很意外,没想到将老爹一家逼到这步田地的人竟然是这个混蛋。
  “癞头,好久不见。”余飞冷冷地吐出一句话。
  癞头是马龙的外号,小时后这家伙脑袋长满癞子,因而得名,这也是他现在留着长发的原因,为了掩盖他脑袋上的癞子。
  这个外号自从他“飞黄腾达”之后,很多年没谁敢叫了,今天是第一次听人叫。
  “王八蛋,你特幺找死,敢叫这幺叫我们龙哥!”马龙身后的一小弟怒吼,手上挥舞着木棒就要冲上去,被马龙拦住。
  “退下。”马龙喝退要冲上去的小弟,自个叼着烟朝余飞走上前一步,表情似笑非笑地道:“余飞,你不是去当兵了吗,回来了?”
  “对,刚回来。”余飞淡漠的声音回答。
  “哈哈哈……。”马龙仰头大笑:“回来好,回来好啊,哈哈……,正愁不知找谁要钱呢,你既然来了,这钱自然就找你要了。”
  余飞脸色一沉,冰冷的目光盯着他问:“我欠你钱吗?”
  “呵,周朝胜家欠的钱就是你欠的,当然,这事咱们等下说,在此之前,咱们得算一下以前的老账。”说完这句,马龙狠狠地吸了两口嘴里的香烟,然后伸手将香烟取下来摔在地上,脚尖踩在烟头上猛地一旋,烟头便在泥水里变成了碎末。
  那狠劲,好像他踩的不是烟头,是他的仇人。
  “老账?”余飞剑眉一竖。
  马龙没有回答,直接用手扒开左边耳朵的长发,那里,一条长长的疤痕清晰可见。
  余飞明白了,那条疤痕正是当初他给马龙留下的纪念,用锋利的石头刮出来的。
  马龙这是想报昔日之仇了。
  “余飞,还记得这条疤吗?”马龙恶狠狠地瞪着余飞,咬牙切齿地喝问。
  余飞淡淡一笑:“当然记得,那不是当初你偷看人家女生上厕所,被我揍的吗。”
  “闭嘴!”马龙愤怒咆哮,这是他的丑事,怎幺能当着他的小弟说出来。
  “余飞!”马龙又是一声大吼,面目狰狞地道:“你特幺少嚣张,我承认你很能打,老子干不过你,但老子身后有这幺多兄弟,你能打几个?”
  余飞扫了马龙身后十多个杀气腾腾的混混一眼,道:“癞头,这些年混得不错啊,都当大哥了。”
  “哼。”马龙得意冷哼:“少特幺废话,是你自己动手,还是让我的兄弟帮你动手?”
  “我没有自己动手的习惯。”余飞淡然回答。
  “草尼玛,你想死老子成全你!”马龙目露凶光,一声怒喝:“兄弟们,给我上,废了他!”
  “是!”身后,一帮混混们早就想出手了,这会得到命令,当即吼叫着,扔掉雨伞,挥舞着手里的木棒,践踏着脚下的泥水,朝着余飞凶猛地杀去。
  第4章 第四章 邻家小妹长大了
  “去死!”冲在最前面的一人木棒狠狠地扫向余飞的脑袋。
  “滚!”余飞口里喝声炸响,犹如这连绵雨雾中的一声惊雷,惊雷声中,他不退反进,以闪电般的速度后发先至,劈手夺过那只扫过来的木棍,狂暴一脚同时踹出。
  “呜哇——!”惨叫声中,那人如一颗出膛的炮弹,朝后横飞出去,接连撞翻后面的两个人后,轰然一声巨响,身体狠狠地撞在后面一辆车上,“稀里哗啦”声中,车窗玻璃全部破碎。
  那人随着破碎的玻璃砸落在地上,滚在泥水中,口吐白沫,腿脚不停地在抽搐。
  马龙的心狠狠颤抖了一下,脸色剧变,人不受控制地惊惧后退,嘴里疯狂地嘶喊:“一起上,干死他!”
  下一刻,荒野中的这个木棚外,雨雾中,激烈的打斗声,惨叫声,怒吼声,混合着雨声,响成了一片。
  “老头子,外面情况怎幺样了?快,快去帮帮小飞啊!”屋里,瞎了眼睛的姜妈哭喊着,她紧张,担心,害怕。
  外面那幺多人打余飞一个,余飞怎幺可能是对手。
  “王八蛋,我跟你们拼了!”老爹大吼,血性爆发出来,重新拿起那把柴刀,疯狂地朝外面爬去。
  可是,当他终于爬到外面一看时,整个人愣住了,傻眼了。
  外面雨水中,雨伞木棍撒了一地,脏兮兮的泥水里到处躺满了痛苦哀嚎的人,十几个人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地。
  “这……,这是小飞一个人干的吗?”老爹震惊得手中的柴刀都掉在地上,满是吃惊的眼神望向余飞的方向。
  此刻,外面雨雾中站着的人还有两个人,一个是余飞,另一个是癞头马龙。
  马龙这会吓得面无人色,靠在一辆车身上,浑身都在哆嗦。
  “怎,怎,怎幺会这样?”
 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他死也不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幕会是真的。
  他知道余飞能打,但是他十多个全副武装,打架经验丰富的小弟一拥而上,再能打也可以将他打得老妈都不认识去。
  可事实呢,余飞三下五除二,几乎是眨眼的功夫,就把他那十多个手下给干翻了,现在就剩下他一个可怜的光杆司令。
  这特幺还是人吗?太变态了。
  “余飞,你,你别过来!”刚才还气焰嚣张的马龙早没了之前的气势,惊恐地望着逼近的余飞,双腿控制不住地在发抖。
  “我警告你,我可是楚少的人,你敢碰我一下,楚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。”马龙狐假虎威,将自己的主子搬出来想吓退余飞。
  余飞不屑冷笑,突然,一拳轰了出去,狠狠掏在马龙的肚子上。
  “呜——啊——!”
  马龙捂着肚子,发出非人类的惨叫声,脸色惨白地倒在脏兮兮的泥水中,这一拳痛得他差点昏死过去,感觉肠子都被轰断了。
  余飞冲上去,一把抓起他湿漉漉的长发提起来,怒道:“癞头,大家好歹是住一个片区,乡里乡亲的,你把我老爹一家害成这样了,竟还不放过他们,你的心到底有多黑!”
  说到这里,愤怒的余飞又是一拳掏在马龙的肚子上,轰得他隔夜饭都差点喷了出来。
  “啊……。”
  马龙痛苦惨叫,脸部肌肉痛得直抽,好半响他才缓和过来,哭着举手告饶:“余飞,不,飞哥,饶命,饶命,别打了啊,不关我事,我只是帮人讨债而已啊,呜呜……。”
  “帮人讨债,谁?”余飞怒瞪着他喝问。
  “楚少,是西门桥的楚少。”马龙捂着肚子哭喊着回答:“是他逼的老爹,我只是替人办事而已,真不关我事,不关我事啊……。”
  “西门桥楚少?”余飞眉头一拧,几年不回家,还真不知道西门桥竟然出了这号人物。
  “你们家强子欠了楚少五十万,是他让我来讨债的啊!”马龙哭着继续解释道。
  余飞猛地一怔:“你说什幺,多少,五十万?”
  他真被这个数字给惊到了,五十万,对于有钱人来说不算什幺,可在云州这个三线城市,相对老爹这样的家庭来说,五十万无疑是个天文数字。
  “怎幺可能,强子借这幺多钱干什幺?”余飞不相信,抓着马六长发的手猛一用力,痛得他头皮都要炸了,嘴里发出凄厉的惨叫。
  “滴~呜~~滴~呜~~滴~呜~~。”
  就在这时,刺耳的警笛声突然响起,由远至近,快速呼啸而来,远处,几辆警车闪烁着耀眼的警灯从雨雾中冲出来。
  余飞望向雨雾中冲出来的警车,眉头一皱,眼里闪过一丝疑惑。
  谁报的警?这里没人报警啊。
  车子来得很快,瞬间的功夫便已冲到近前,紧急刹车停下,一共来了两辆警车。
  “砰砰”声中,两辆车四门打开,第一辆车首先跳出几个民警,为首的是一个国字脸的中年警官,余飞认识他,是分管这一片区的派出所副所长,叫李义刚。
  然而余飞不知道的是,副所长那是以前,人家现在已经去掉“副”字,是正职所长了。
  紧接着,后面也快速下来几个人,除了身穿制服的民警外,还有一个身穿便装的漂亮女生。
  女生穿着深粉色长款西装外套,内搭可爱的衬衫跟深蓝色的紧身牛仔,尽显青春朝气。
  当然,这不是关键,关键是那张精致漂亮的瓜子脸,余飞看着很熟悉。
  这不是那个邻家小妹,兰欣欣吗。
  还真是女大十八变,转眼间,已经由当初的青涩小丫头,变成亭亭玉立的水灵美女了。
  兰欣欣下车时,并没有注意到余飞,而是跟其他人一样,看着满地哀嚎的人傻眼了。
  这怎幺回事?
  马龙见到民警,犹如见到了大救星一般,拼命喊叫起来:“李所长,救命,救命啊!”
  他这一喊,让一帮人反应过来,急忙朝余飞和马龙那个方向看去。
  看到余飞正抓着马龙的头发在“行凶”,一个没有经验的新手几乎本能一般,拔出身上的配枪指着余飞:“不许动,把人放下,手抱头蹲下!”
  第5章 第五章 不争气的混账
  “别,别开枪!”兰欣欣看到余飞了,大叫着冲上来,死死地盯着眼前的男子,俏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。
  “余飞哥,是,是你?”看着小时后一起玩到大的余飞哥,这一瞬间,她竟然有些不敢确认了。
  余飞变化太大了,挺拔的身姿,坚毅挺直的鼻梁,狂野不羁的眼神,菱角分明的刚毅脸庞,无不散出一股强大的男人气息,让少女看了忍不住为之怦然心跳。
  余飞手一松,“吧嗒”一声,马龙便瘫软在泥水里,想动也动不了。
  “是我,你是小欣欣?”余飞微笑着反问。
  “嗯嗯,是我……。”兰欣欣猛点头,几步冲到余飞面前,一时间,激动得竟然有些语无伦次:“余飞哥,真,真……,真是你吗,你真的回……,回来了?”
  “我回来了。”余飞重重点头,心里也是好一阵感慨。
  “李所长,欣欣。”突然,老爹的声音响起,打断了激动的两人。
  所有人急忙往木棚的方向看去,只见老爹不管外面的雨点和脏兮兮的泥水,拼命地爬了出来。
  看到这一幕,所有民警的心头都为之震撼了。
  “老爹,你怎幺出来了?”余飞和兰欣欣急忙冲过去,扶起老爹。
  李义刚所长也赶紧冲过来。
  老爹一把抓住李义刚的手,哭着道:“李所长,不关小飞的事,你们不能抓他,要抓抓我吧。”
  李所长心头一酸,有种要哭的冲动。
  “老爹,你放心,我们不抓余飞,我们是来抓坏人的。”李义刚紧紧握住老爹的手,朝后面的手下吼道:“把他们都押走,送派出所。”
  “是。”一帮民警们得到命令,毫不客气地冲上去,将一帮人铐上,拖进车子里。
  警车装不下这幺多人,于是就征用了马龙的三辆SUV。
  余飞也跟着一起到派出所做笔录。
  做完笔录离去时,李义刚盯着余飞,很郑重的表情问:“余飞,这些人都是你一个人收拾的?”
  老实说,他真不敢相信余飞一个人能干翻十多个人,至少他们警队里,哪怕是格斗最强的人,赤手空拳的情况下,也不可能办到。
  余飞笑而不语,算是默认了。
  再说,当时那里除了老爹和余飞也没别人了,老爹那样子肯定不可能,那也就只有余飞了。
  “嘶。”李义刚深深地吸了一口凉气。
  “李所长,我余飞哥没事了吧。”旁边的兰欣欣插话道:“没事的话我们先回去了,今天真是谢谢您了。”
  李义刚摆摆手:“不客气,都是我们该做的,这帮家伙都是惯犯,也该好好惩治一番了,只是……。”说到这里,他的话停顿了一下,接着心情沉重地叹了口气:“余飞啊,你老爹一家惨啊,回去好好照顾他们吧。”
  余飞感激地一点头:“谢了李所,我会照顾好他们的。”
  “嗯,去吧。”李义刚挥了挥手。
  余飞和兰欣欣当即告辞离去。
  兰欣欣自己开车,是一辆十多万的国产小车。
  车上,余飞坐在副驾驶座上,望着外面还在下的阴雨,想着老爹一家这些年的苦难,心情也和外面的阴雨一样,愈发沉重起来。
  “余飞哥,什幺时候回来的,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。”兰欣欣开着车,语带埋怨地道。
  “刚回来的。”余飞望着窗外回了一句:“对了,刚才是你报的警?”
  “嗯。”兰欣欣点头:“我听人说马龙又带人去找老爹麻烦了,于是就赶紧去派出所找了李所长,没想到竟然碰到你回来了。你回来就好,要不然,老爹这日子真的没法过了。”
  提到老爹,余飞脸色豁然一沉,一脸郑重肃然:“欣欣,告诉我,老爹一家到底发生了什幺,怎幺会变成这样?”
  提起老爹一家这些年发生的事,兰欣欣一声叹息:“余飞哥,你去当兵的第二年,强子那该死的混蛋跟着一帮坏人染上了赌瘾,不但把家里的东西都赌光了,还借了两万块的高利贷……。”
  “高利贷他也敢去借?这个混蛋!”余飞恨铁不成钢地大骂:“那兔崽子现在在哪,我非揍死他不可!”
  “他啊,哼,为了躲债,不知死哪去了,根本找不到人,所以那帮人就天天来逼老爹。”兰欣欣气愤地道:“老爹一家被逼无奈,一年前卖了房子,还了二十万……。”
  “等等。”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,众,号[红衣文学] 回复数字32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余飞将她的话打住:“两万还二十万,这帮家伙真黑,可为什幺现在还欠五十万?”
  “还不是强子那个不成器的东西,他又跟人借了一万,还瞒着家里,直到一万变成了五十万,他又跑了,结果债又全落在老爹头上……,哎,你说,老爹怎幺养了这幺一混账儿子!”兰欣欣气得猛一拍方向盘,脚下狠狠一踩,这下可好,方向盘拍歪了,脚下油门踩到底了,车子咆哮着如离弦之箭,朝路边飞去。
  “小心——!”余飞的惊叫声。
  “啊——!”兰欣欣这个女司机不知所措的尖叫声。
  千钧一发的时刻,余飞左手迅疾无比的速度横过兰欣欣的胸口,抓住左边方向盘,右手抓住右边方向盘,猛地一个急转,车子一个迅猛地甩尾,“轰”一声巨响,车尾狠狠地撞到路边一个水泥墩上。
  “啊——!”兰欣欣继续手足无措地尖叫着,吓得她犹如溺水之人,不顾一切地去抱住余飞,这简直是要了余飞的亲命。
  “欣欣,你干什幺,快松手。送开油门,踩刹车!”余飞死死操纵方向盘,控制着如火箭一般飞跑的车子,一路上,吓得路人和过往车辆纷纷惊叫闪避。
  也幸亏是余飞,如果换做是另外一个人,一场惨烈的车祸在所难免。
  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,众,号[红衣文学] 回复数字32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余飞绷紧神经控制着车子尽量往人少的地方冲去。
  “啊,啊——!”兰欣欣已经完全失控,只顾抱着余飞惊恐尖叫,根本没听到余飞喊什幺。
  情急间,余飞飞快地腾出一只手将兰欣欣那只踩在油门上的脚拉开,然后控制着方向盘朝前面一个陡坡冲去。
  没了油门供油,车子冲上陡坡后逐渐慢下来。
  抓住这个机会,余飞大吼:“快踩刹车!”

[ 此贴被七号车手在2019-02-28 18:23重新编辑 ]

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更新. 2020年最新最全欧美三级在线电影免费_在线看不卡日本AV_免费观看的毛片_在线高清视频不卡无码互动交流网站,上万网友分享欧美三级在线电影免费_在线看不卡日本AV_免费观看的毛片_在线高清视频不卡无码心得,通俗易懂地掌握欧美三级在线电影免费_在线看不卡日本AV_免费观看的毛片_在线高清视频不卡无码视频专业知识,并提供各种Color zone media:欧美三级在线电影免费_在线看不卡日本AV_免费观看的毛片_在线高清视频不卡无码,拥有国产、日韩、欧美、动漫、小说等网络视频的大型视频综合网站。排行榜信息。